學院新聞

“我把蘭大化學故事講給你聽”系列活動第十期 ——專訪化學化工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馬永祥先生

發布日期:2021-10-15 15:55:00 點擊量:

88歲的馬永祥先生站在熟悉的講臺上,身姿挺拔,笑容可掬,讓人仿佛穿越時光看到了朝氣勃勃的青年馬永祥。歲月雕刻皺紋,催生銀發,卻總是憾不動一些人的精氣神。

1.png

10月14日,恰逢重陽佳節,由蘭州大學化學化工學院黨委組織開展的“我把蘭大化學故事講給你聽”系列活動在榆中校區第二教學樓B206舉行。活動邀請了已退休的化學化工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馬永祥先生為化學院青年學子講述他的人生故事。

“一個人一生的生活習慣、作風,往往是在童年時代形成的”。晚清時期,中華大地時局動蕩,馬永祥先生的爺爺挑著擔子,從山東一路西行,“闖關中”來到陜西省三原縣扎根生存。1933年馬永祥出生,童年的生活雖有眾多活潑可愛的兄弟姊妹陪伴,但缺衣少吃、逢下雨屋必漏才是最刻骨銘心的記憶。父親起早貪黑,靠著走街串鄉賣豆腐支撐起全家生活。“三四歲我能走能跑時,就開始幫助家里干活了”,上學時咿呀學字,下學時儼然一副小大人模樣,給牲口打草、隨家人下地種田是與學業同等重要的事。吃苦耐勞是馬永祥先生從孩童歲月起奠定了的人生品質。

追溯馬永祥先生這一代人紅色基因的緣起,仿佛無法有個明確的起點,因為這一生都在紅色信仰下忘我前行,但似乎又可以回想到很久很久之前的記憶。長征到陜北的紅軍陳賡部曾駐扎在三原,馬永祥先生家也住有紅軍,四歲的他附在門框上,露出小腦袋新奇地看著黨的隊伍,也許是因為無法飽食讓小馬永祥看起來有點瘦弱,一位紅軍就把自己僅有的饅頭遞給了他。后來馬永祥先生了解到一個秘密,賣豆腐的父親竟然承擔了八路軍聯絡員的光榮工作。信仰之門是否在那時便被輕輕叩開無法得知,但在耄耋之年回憶兒時,馬永祥先生對這兩個故事記憶深刻。

2.png

1953年,馬永祥先生進入蘭州大學化學化工學院學習。“上大學是很不容易的,如果不是解放,我上不了大學”。彼時百廢待興,國家迫切需要人才,大學里伙食費不用掏,還能有助學金供給日常,馬永祥先生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好學習,方不辜負國和家的期望。“大學是與人品、品德的形成是非常有關系的”,由于學習較好,馬永祥老師成為其他同學經常請教學業的對象,他總是耐心地解答,也因此在組織推薦入團入黨時被同學們第一個薦。“我的生活是很有規律的,這種生活習慣正是在大學形成的”,用現在的話來說馬永祥先生是一個規劃性、執行力很強的人。那時每天早上六點鐘全體同學都要集體出早操,馬永祥先生總是習慣性地提前一兩分鐘起床,這樣,就可以錯開高峰、提前洗漱、提前到達,享受充裕而從容的清晨時光。

五十年代的母親河黃河,不僅哺育了這里生活的人們,更成為蘭大學子不可獲取的“教育資源”。那時從未有制冰機,為了能在夏天時快速冷卻實驗,老師和同學們需要一起在寒冬挖掘黃河上結出的冰塊儲存起來,等夏天實驗時使用。沒有源源不斷的自來水,于是大家就想辦法掛兩個桶利用高度差來進行冷凝。“雖然條件艱苦,但那時的老師非常敬業,學生也很刻苦,肯鉆研”。提及求學時印象深刻的老師,馬永祥先生列出一串名字來,黃文魁、胡曉愚、韋鏡全......黃文魁教授駕輕就熟的結晶技術讓馬永祥先生記憶深刻,“做結構必須要培養單晶,但有些東西很難結晶,黃文魁教授總是能夠做出來”,馬永祥先生的畢業論文指導老師正是黃文魁教授,實驗過程中有個晶體結晶不出來,黃文魁教授建議添加硫酸,形成硫酸鹽,“結果馬上就結晶出來了”。馬永祥先生還提到兩則趣事,有位同學聽老師說尿素最初是從尿當中提取出來的,為了一探真假,這位同學便用燒杯裝滿尿液不斷進行蒸發,最終得到了一層厚厚的白色結晶。還有同學為了知曉樹葉、花草中含有揮發油,便采集洋槐花進行水蒸氣蒸餾,親自驗證課堂的理論知識。冬天大家的手上長滿凍瘡,同學們都用青紫的手擺弄著燒杯、試管,但一群求知少年卻眼神專注內心如火,對神秘的科學世界充滿好奇心與探知欲

3.png

馬永祥先生在羅馬尼亞留學

畢業后馬永祥先生留校任教,有了一些外出學習進修的機會。先后被派往北京大學、北京外語學院、羅馬尼亞等地進行學習1963年在羅馬尼亞留學時,他還有幸曾與周恩來總理、李先念副總理合影。這些豐富的經歷為日后的教學科研開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“那時我是三十多歲的小伙子,干事兒很有勁頭,黨和國家培養了我,我也下定決心為國家建設作點微薄貢獻”。馬永祥先生是蘭州大學化學系最早重視科學研究、服務國家戰略和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倡導者。1965年,他為蘭化公司合成橡膠廠無償研制的社會服務項目“苯乙烯-丁二烯低溫乳液聚合引發劑、過氧化氫二異丙苯生產技術”取得成功1967年投產至今已經55年,仍在正常生產,是化學化工學院用于生產最早、時間最長、工藝最可靠、創造經濟效益最高的應用技術。

文化大革命的十年讓原本正常的教學科研停滯,然而自然科學每一天都在發展,馬永祥先生深感這錯誤的十年帶給蘭大化學的巨大創傷,“1977年開始招生,要給學生上課,發現好多最新的儀器、研究都不知道,我們的知識落后了”。當時有人甚至建議將石油化學專業搬到玉門油田去,為了撥亂反正,馬永祥和其他老師們改設金屬有機化學專業,開設新課程,尋找新方向。但新道路總是會遇到挑戰,一些教師并不看好,為了得到大家的支持,馬永祥先生率先開設了《金屬有機化學在有機合成當中的應用》和《化學專業英語》兩門課。《化學專業英語》最初只有金屬有機化學專業的二十多位學生聽課,到后來發展到一百多人來聽課。那時有中日美聯合培養研究生的項目,學校很多人報考,于是就來聽馬永祥老師的課程,參加考試時他們發現一些考題在馬永祥先生的課堂上就曾見過。《化學專業英語》現已出到第四版,成為蘭大出版社精品書籍。當時很多高校也紛紛效仿出版,但總不及馬永祥老師這一版,“因為我們這本書選材很好,當時都是來自最新的外文原版書籍”。

 當時,為了促進蘭大科研工作的發展,學校鼓勵蘭大學者在國外發表期刊文章。得益于曾經的留學經歷,馬永祥先生在文章撰寫方面得心應手。很多青年教師、研究生因為英語不大通,在投稿上遇到困難。怎么找研究線索,怎么修改文章,怎么準確投稿,馬永祥老師總是事無巨細地為之解答。“一個組織的發展不是靠一個人,一定要把大家都帶動起來,五個指頭分開沒有力量,只有攥成拳頭,擰成一股繩,才能有成就——這是我一生做人堅守的基本原則”。

4.png

馬永祥先生和學生們在一起

80歲生日時,學生們紛紛從天南海北趕來為馬永祥先生慶生。照片中馬永祥先生身著喜慶的壽服,在一眾學生的簇擁下喜逐顏開,這應該是一名教師最幸福的時刻。馬永祥先生指著照片一一向在場同學們介紹著照片中自己的的學生,為人師者的自豪感溢于言表。

“化學與生活、與工業聯系非常緊密的”,退休后的馬永祥先生仍筆耕不輟,撰寫并出版了《化學與生活》一書,從水講起,細剖、科普生活中無所不在的化學。“科學無止境,不要因循守舊,固步自封,要一直保持不斷學習新知識的狀態”,“既然選擇了化學,就要愛化學,要鉆進去才能有所成就,不能總在化學的門口轉來轉去”。

談及入黨的初衷,馬永祥先生樸實地說到:“是黨培養和教育了我,沒有解放就沒有我的大學,也就沒有后來留學、教學的經歷,黨教育我要勤奮、刻苦,關心大家,團結群眾,我堅信黨的理念”,這就是一位有著66年黨齡的老黨員樸素又深沉的話語,這也是這一代蘭大化學人的拳拳報國鴻志和沉沉愛黨初心。

5.png

  “憶往昔崢嶸歲月,盼未來大展宏圖,攀高峰人人有志,爭上游個個發光”,寄語青年學子,馬永祥先生筆力猶健、話語鏗鏘。

6.png

代代相傳、生生不息,蘭大化學故事從1946年起筆開篇,未來章節必將愈發精彩紛呈


bet亚洲365唯一线路检测